第20章 五魁

    看着眼前如此着急的女孩,姜阎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笑容:

    “看来你很希望我赢,对吧?”

    你……楚幼薇嘴巴微张,哑然不言。

    不等片刻,气愤的面容逐渐变化,出现了一丝红晕。

    “呼……”她稍呼一口气,调整内心,而后对姜阎认真道:

    “严罡加入公司已经三年,比我还早。他在这儿认识的人不少,支持他的人也不少。所以,若是你输了,可不仅仅是明面上的失败那么简单。”

    只要姜阎一输,那那些支持严罡并与之交好的人都会下意识的隔离姜阎。毕竟,他们可不愿意与严罡有着矛盾的人交好。

    “谢谢。”

    姜阎微微点头,轻喃一声。

    而后不等楚幼薇发话,他又柔和地道:“现在还早,还要一起吃饭吗?”

    “你现在出去,就不怕他们的风言冷语?”楚幼薇却是皱起眉头,反问道。

    “没事。”姜阎轻轻摇头,诚恳邀请楚幼薇。

    楚幼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今天还是一副鲜艳勾魂的穿着,因此,她犹豫了下。

    不过,姜阎早已不在乎,说道:“今天就穿这个,以后都不用在意。毕竟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如今这个状况,又有什么关系?”

    姜阎说着嘴角一勾:“更何况,黑丝短裙,爱看的不止别人。”

    “你……”楚幼薇又被气得哑口。

    ……

    华阳南区,阳法严官总部。

    此刻的一间房间里,烟雾迷绕,昏昏沉沉。

    一名黑衣人矗立其中,手里同样把玩着一条青蛇。

    在黑衣人的照料下,青蛇极为的乖巧,不敢有过多动作,好似被迫当成了宠物。

    咚!

    咚咚!

    某一刻,门外传来两道敲门声。

    攀爬在手上的青蛇轻轻抬起头,看向门口,结果被黑衣人又轻轻按下,动弹不得。

    “进来。”

    这时,黑衣人才对门口说了一句。

    吱嘎!很快,门口被推开,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进来,脸色有些沉重。

    “怎么了?”看着该中年如此着急,黑衣人便开口询问道。

    “回星将大人,暗水他……他……”

    “死了是么?”

    中年男人没有勇气说出,不过黑衣人根据其语气已经知道结果。

    故此,黑衣人胸脯微微起伏,不算新鲜的空气被吸入肺部,接着又缓缓地吐出:“真是个不长记性的家伙……”

    黑衣人脸色比较平淡,也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惋惜。

    他慢悠悠地转过身子,对眼前的中年男子继续道:“在哪被杀的?”

    “就在华阳南区,在富民街道15号附近的一家杂货店里。”

    面前的中年男子低头回答:“我们没有发现他的尸体,只是发现了暗水大人的液体残留物,以当时的情形,能推测出他已经死亡。”

    不等黑衣人继续问话,男子顿了顿,又道:

    “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旁边破碎的a00试剂。因而我们推测,暗水大人是又找到了a00试剂,从而与敌人发生争执造成死亡。

    奇怪的是,我们发现现场时,杂货店店长不见踪影,里边的任何东西也都已经搬离,且对信息保密这一块做的很好。因此推测,对方也是某一方大势力的分布点。”

    “嗯~暗水的事我知道了……”

    黑衣人听闻,微微吐了口气,随后道:“那传令,以后押送a00试剂的人由五魁负责。”

    “是。”

    中年男子表情严肃,立刻点头。

    而后发现黑衣人已经沉默,便知道自己该离开了,也不打扰,转身便退出房间。

    五魁啊,又是一位三星将……

    出门后,走在楼道的中年男子不由发出微微感叹。

    他也没有想到,同为三星将的暗水,竟然被人杀死了。

    ……

    翌日清晨。

    昨天公司内部沸腾了一天,传得沸沸扬扬的个人比试终于来临。

    公司地下室8号试炼场。

    一名身材健壮的青年习惯性地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显露出那自以为傲人的八块腹肌,在比试台的中间,迎笑走了一圈。

    毫无疑问,此人便是严罡。

    此刻的周边,已经聚齐了不少的人群,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支持严罡的人。

    第二位该出场的,是还在卧室里没有出门的姜阎。

    他倒不急,先是从口袋里拿出了手机给凯特老师发了条信息,提醒对方。

    做完这一切,他才走出房门,前往8号试炼场。

    “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