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当年的秘密…

    “我……”

    “你说啊!”

    面对姜阎的迟疑,姜小月最终压抑不住,大吼了出来。

    虽然她知道,这其中的事实很可能让她备受惊讶与难以接受。

    但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家里的一员,有什么事都有权利知道,没必要把所有的秘密和责任都扛在自己的这位哥哥肩上。

    “碰——”

    只是这时,寂静当中,姜阎身后的门被人推开了。

    回过头,发现是楚幼薇走了进来。

    “怎么了?”

    姜阎和姜小月同时看向楚幼薇,表情疑惑。

    “阿姨叫你”

    楚幼薇对姜阎道。

    姜阎皱了皱眉,有些犹豫。

    “放心吧,我帮你照顾好她。”

    楚幼薇清楚姜阎在犹豫什么,转头看向姜小月道。

    “嗯。”

    姜阎退出房间,这无疑是一次机会,再这么被姜小月问下去,他也别无办法。

    “碰。”

    只是下一刻,当姜阎刚消失在门口后不久,楚幼薇就一把关上了门,进行反锁。

    姜阎瞬间感觉到不太对劲,连忙回过身想要推开门。

    只是门已经锁死,一时间打不开。

    而当他正想要一脚踹开时,他的右肩膀上,一只手从背后搭了上来。

    “放心吧,是我让她这么做的。”

    身后传来方兰的声音。

    “妈?”

    姜阎回过头,有些震惊与不解地看着她,“楚幼薇她要做什么?”

    方兰摇摇头,示意先让姜阎不要激动。

    随后转过身,朝着另一间卧室走去。

    姜阎见此,看了一眼身后紧闭的门,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选择相信方兰。

    跟上去进入方兰的卧室后,方兰也把自己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她看着姜阎,让他一同坐在床边上。

    “你没事吧?”方兰率先开口道。

    姜阎眉头微微皱起。

    可不一会儿,方兰接下来的话让他倍感惊讶。

    只见方兰接着道:“虽然大部分都已经忘记,但我知道,我应该是伤了你。”

    蹭!

    姜阎听到话直接从床上站起,“你记得多少?”

    “只记得开始时的一点点。”

    方兰低下头,有些自责,“当时我脑子一片混乱,但我知道,我的身体应该是发生了某种异常。

    因为那时候,我很渴,我感到很渴,但不是想喝水,而是想吸收……”

    方兰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姜阎,没有把最后的“血液”两个字说出,怕吓到了对方。

    “总之我就是知道我的身体发生了异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很难控制。”方兰最后道,

    “我记得你就躺在了我的脚下,和当年的他一样。”

    “他?”

    姜阎听闻眼球渐渐收缩,意识到了什么。

    “我知道我有罪,但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

    方兰双眼开始变得通红,眼角湿润起来,“我真的对不起他,否则,你们也能拥有完整的家庭。”

    到这里,姜阎已经听明白,那个“他”,指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当年他的死因一直是个迷,这么多年了也没人能查明,至今才知道真相。

    于是,姜阎长长地轻吐了口气。

    该生气吗?兽化后的母亲杀死了父亲。

    该生气,但生的不是方兰的气,而是兽的气,是那些让人兽化的罪魁祸首的气。

    姜阎咬紧牙关,彻底愤怒起来,如果让他知道这最终的罪魁祸首……

    是人,便让他碎尸万段!

    是物,便让它硝烟灭迹!

    是规则,便破了这规!

    是法则,便逆了这法!

    ……

    见姜阎一脸不语,方兰便知道他生气了,故此低下头,又喃喃道:“放心吧,等姜小月过了十五岁,我就会去自首。”

    “不!”

    一听这话,姜阎瞬间惊了,“那不是你的错,你不用去自首。”

    “可我杀了他,这就是我的错。”

    方兰抬头看向姜阎,“当年,我不知道警方为什么没有抓我,他们以‘没有权利’而放弃。

    但我知道,我肯定有罪,我得去自首。只是我舍不得你们,那时候你们还很小,没有了我,你们很难生存。”

    “我说了这不是你的错!”

    姜阎眉头一挑,认真道:“给我五年的时间,五年后,我一定让妈妈你知道真相!”

    “可明明就是我……”

    “不是你,还有别的可能!你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