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第一个发言的10号位就是狼人曲之,首置位发言的坏处就是没有参考,“10号玩家发言,先报身份,民及民以上。”曲之的声音明显透露之紧张。

    “昨天晚上狼人的讨论时间很长,应该是在布置战术,看起来布置了很久,但是最终上警只有三个人而且两个跳预言家,明显至少有一狼,但是,重点是真假预言家指认的都是1号,相当于是扰乱视线,所以我现在没办法说我相信哪一个,只能说从逻辑上来看,后发言的比先发言的必然要引人怀疑一点。”

    “我这里先轻踩一下6号,当然不是说相信5号,也有可能两个都是假的预言家根本没上警,或者6号是真的也确实是巧合。”曲之犹豫了几秒,看了看其他人好像也没什么能说的,“就这样吧,我过了。”

    上警玩家少,曲之是第四个发言,但是从目前的四个人的发言里得到的有用信息很少,曲之和余苑博都是针对5号和6号的预言家之争发表意见,留给后面玩家分析的点很少,8号9号除了表面自己是民及民以上和相信5号预言家之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8号姜棋表示夜晚时间长,必然是新手熟手的混合,如果这里有谁新得不能再新或者熟得不能再熟,都可以列入怀疑范围。

    有时候场外信息也可以适当利用一下。

    “7号位发言,先说明身份我是平民,然后,”坐在7号位的华绮山明显是个新手,在狼人杀这种需要听到别人发言立马做出反应的场合不太适应,明显不太能转的过弯儿来,“我们现在人顶的狼人只有6号一个,我倾向于刚才发言的人里有狼人,总不至于四个狼全集中在1号-6号,赶驴太低,但是我感觉刚才几个人听下来,都没什么问题。”

    “呃……”华绮山看了看笔记,“我感觉还有一点是,有没有一种可能,因为我们已经基本确认6号更可能是狼嘛,6号是借着5号想验1号的机会把1号踩下去,因为不管1号是什么身份,只要踩下去了1号肯定会先走一步,所以我更偏向于1号是好人。”

    “没了,过。”

    “好的6号发言。”

    廖菊被四个人连踩也丝毫不见慌乱。

    “首先说明我是预言家。前置位的几个人踩我是因为我和5号两人连跳预言家,所以我作为后置位发言就很容易被人认为我是狼人,这么浅显的道理在座的所有人都懂,难道就我不懂吗?如果我是狼人的话,我为什么在明知前一个已经跳了预言家的情况下,我还要再跳?”

    “当然,判断的权力在大家手里,我就是伸冤一下。如果信我是预言家,那就1和5都是狼,如果信5是预言家,那么1就是好的,毕竟狼人没有必要把自己的狼同伴推出来。”

    廖菊的发言很有条理,但是宋安渝在一边看着是心惊胆战,不管唐砚南和廖菊谁被认定为预言家,现阶段身份最低的都是他,宋安渝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想不到什么好说辞待会儿能把他摘出去。

    廖菊还在继续发言,“如果你信我是预言家,那我建议先把5号投出去,为什么呢,主要是因为上警的票型。”

    “除了我给自己投了一票之外,5号5票,11号6票险胜。但是在当时56连跳预言家的情况下,要么有预言家,要么两个都是狼,保险起见,宁可预言家不是警长也不能让警徽落到狼人手里,所以理论上来讲票差应该再大一点,明显是有人根据场外信息选择了相信5号,也就是说5号的发言会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影响,所以在推1推5都剩三匹狼的时候,我建议先推5。当然如果出现更明显的狼就另当别论。”

    “今晚查验跟警徽流走,过。”

    5号位的唐砚南没有说太多,毕竟正反话前面5个人都说的差不多了,“我就是想跟大家说一下,每个人发言的时候除了预言家以外,都是说自己民及民以上,要是有什么特殊身份的话还是希望大家能跳一跳,至少给我们一些提示,现在已知信息实在是太少了,过。”

    接下来几个人发言都集中在真假预言家身上,也确实有人受到廖菊的影响,毕竟人人都懂的逻辑或许就是用来迷惑对方的呢?一时间廖菊的身份被抬到偏高的位置。

    “1号发言,首先我不是狼人,所以6肯定不是预言家,但是我觉得6说得有一定道理,不过我偏向预言家没上警。我们12个人新手不少,我问过导演,基本上每一期都会维持一半左右的新手,如果新手预言家觉得上警比较拉仇恨,或者怕自己作为警长不会归票所以选择不上警都是有可能的。”

    “还有我觉得5有问题,不是因为他跳预言家,而是因为他找神。”

    “首先他说‘有什么特殊身份的话希望大家跳一跳’,”特殊身份四个字宋安渝加重读音一个字一个字强调了一遍,“这个特殊身份指什么呢?狼人四个,好人八个,所以狼人除了自爆和聊爆之外不会直接说我就是狼人,对吧?那就只剩神职了。”

    “第二点,‘给我们一些提示’。给谁提示?平民不需要知道谁是神,只需要知道狼人是谁就够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