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第一步。】

    【芋泥波波奶茶:是不是最好等到提拔更多的自己人之后?】

    【月出东山:但是你以为自己人是怎么来的,就是你做出了让他们信服的事之后,她们才会变成自己人,他们可不会凭空出现】

    【芋泥波波奶茶:我以为政客们都是唯利是图】

    【月出东山:你也可以认为,在封建王朝,一个圣明的君主对很多人来说就是利,因为这代表着他能做贤臣,能名垂千古】

    傅平安在这争论中变得摇摆,她觉得两边似乎都有些道理,但“月出东山”舌战群雄,说的信誓旦旦,她心中也确实有表现自己的冲动,她有时也很想告诉大家,其实她也知道很多事。

    更何况她也时常想起“月出东山”的那句话来——有成千上万人在因为她的犹豫死去。

    这些念头在她脑海中不断倾轧,再加上某一天,太后因为思虑过度病了,有两天没来议事,在太后没来议事的第二天,傅平安实在忍不住了。

    早朝结束之后,傅平安只宣了丞相太尉大农司太常与大行令议事,然后一咬牙道:“如果不治理蝗灾,它很有可能还会持续东迁,总会影响到魏京的。”

    “这……”大农司看了眼丞相范谊,见范谊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便说,“按典籍上看,很有可能。”

    傅平安道:“朕……朕有些想法,只是不知是不是异想天开,所以想和诸位商讨,替朕参详一番。”

    她情不自禁望向范谊,见范谊微笑着看着她,道:“陛下请说。”

    范谊虽然经常来授课,但傅平安其实并不太看得懂这个人,弹幕说这人是个“老油条”,傅平安也并不太理解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傅平安只知道,他大约是太后的人,但他是丞相,做事是绝绕不开去的。

    除非有人替代了她。

    傅平安回忆着过去几天的学习成果:“诗里说,去其螟螣,及其蟊贼,那螟螣就好像是在说飞蝗,那飞蝗会不会其实是一种虫呢,既是虫,那肯定有虫卵,要治理蝗灾,可以从此事入手。”

    大司农道:“就算是虫卵,可虫卵细小,去何处寻呢?”

    傅平安道:“朕查询典籍,见蝗灾多是在旱灾之后的有大片水域的地区,这虫卵会不会是下在河滩边上呢。”

    【叙利亚扫雷中:说到这种地步会不会有点太夸张了啊。】

    【失眠的一天天:我也感觉,别说了,万一被当成妖怪抓走了,说说以工赈灾的事吧。】

    大臣中半晌无人说话,傅平安也有点不安,正想要说点什么,太尉笑道:“陛下真是异想天开,天真可爱呢。”

    【失眠的一天天:……我想杀了他。】

    傅平安强笑道:“……朕也只是猜测。”

    范谊道:“陛下心系百姓,是社稷之福,臣等会便宜行事的。”

    【万万想看月亮:意思是我会看着办的你就别问了。】

    【万万想看月亮:唉,为什么不听我的,我都说了还没到时候,这下要打草惊蛇了。】

    傅平安大脑空白,这下干脆有些破罐破摔道:“还有收治灾民,朕是想,灾民亦是百姓,要以抚恤安置为主,是不是可以招一些青壮为朝中做事,朝中付他们工钱,以工代赈呢?”

    范谊摸着胡子:“此举倒是古来有之,齐景公修游乐之台,晏子赁饥民筑台,上悦乎游,民足乎食,确实是个好主意,陛下平日看着惫懒,原来相当博闻强识呢。”

    【失眠的一天天:……啊?这不是罗斯福新政提出的么?】

    【请磕摄政王x太后CP:所以我们古代早就有了嘛……】

    【御坂111:楼上是邪|教么?】

    傅平安不理解CP是什么意思,倒没对这个名字有什么反应,只是看见摄政王和太后这两个名词,再结合眼前的状况,便感觉好像有两座大山压在了她的身上。

    更难受了。

    她十分勉强地说:“那就拜托诸君了。”

    傅平安的第一次试图掌握话语权——以失败告终。

    但在傅平安不知道的地方,却也并不完全失败。

    ……

    秋高气爽,正是登高的好时候。

    田昐立于山顶,举目四顾,见云海茫茫,如缥缈烟波,忍不住长长吐出一口气来,身后有人气喘吁吁而来,上气不接下气道:“田公,这真的是由陛下提出的么?要优先治灾,抚恤百姓,以工代赈?”

    田昐扭头望着身后的青年男子,笑道:“老朽何必要骗你呢?”

    男子微怔,随后洒然笑道:“那说明羚没有看错人。”

    田昐意味深长道:“你自是没有看错人,只是如今明珠蒙尘,无法施展罢了。”

    男子正是张羚,当初于魏京城外为傅平安送上《五色鸟赋》。

    实际上他本人是信山张家的某个旁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