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上半年天狗食日,下半年又是蝗灾,朝廷上下焦头烂额,傅平安去给太后请安的时候,看见她的额头上起了一颗巨大的包。

    弹幕对此忧心忡忡——

    【valhalas:古代蝗灾真的是很严重的灾害。】

    【芋泥波波奶茶:其实按现代方法治理是可以治理好的,而且蝗虫也可以吃啊,但是古代人好像不敢吃。】

    【无论魏晋:为什么连树皮和人肉都吃了,却不吃蝗虫啊?】

    【円:因为觉得蝗虫和灾异有关,属于神灵降灾,是神灵的使者吧。】

    【花那kn:小皇帝要是亲政就好了,我们可以给你出主意。】

    连续好几天的早朝,主题都是梁南的蝗灾。

    于是傅平安回去之后,也通过弹幕和书籍学习了一些与蝗灾有关想知识,然后她发现朝堂上的很多人好像是傻子。

    御史大夫高岩前几天言之凿凿地说,蝗虫是上天降得灾祸,是因为朝中有奸佞小人,所以蝗神降下天灾。

    他说这话的时候太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弹幕里的人也吐槽——

    【小赵??:这人不是太后的哥哥么?】

    【长安花:好像是表哥什么的。】

    【芋泥波波奶茶:这人没什么政|治敏感度吧,这会儿提这个……虽然我是理解,他可能说的是摄政王吧,但这个当口,大家都会觉得是太后和丞相啊。】

    【无论魏晋:为什么啊?】

    【芋泥波波奶茶:摄政王又不在朝中,主要她在外打仗,如果现在满朝都在说她是造成天降灾害的奸佞,那她干脆别回来了直接起兵造反吧……】

    【平安宝宝真可爱:!!!】

    【失眠的一天天:剧情进度直接提前十年!】

    不知道是不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过了几天他变了口风,说最近天灾频繁,许是祖宗需要祭祀。

    当然这都是废话,大头是在讨论如何治理灾害,大臣们讨论激烈,大部分议题都是如何处理灾民。

    傅平安在弹幕的影响下弱弱问了句:“不治理灾害么?”

    大臣们顿时用一种看傻子的慈爱目光看着傅平安,说:“飞蝗过境,遮天蔽日,实属人力所不能控。”

    傅平安道:“……至少把卵给去除,防止生生不息啊。”

    大臣说:“古书上说,蝗是鱼卵所化,又会化为鱼虾,卵在河海之中,又如何去除呢?”

    傅平安:“……”

    傅平安望向说这句话的人,这位是她的大农司。

    傅平安沉默了。

    此时弹幕成为她的嘴替——

    【骨灰盒买五送六:这些大臣是傻子!】

    【长安花:(捂脸)也不要脱离时代看问题,古人对世界的认识就是比较模糊的。】

    【失眠的一天天:呵呵,明明就是傻子。】

    【芋泥波波奶茶:嗯……虽然是可以理解但看着这个场景还是有点生气。】

    【宝中盖:……他们对灾民的收治也很成问题啊!】

    讨论中最多的,是如何让灾民留在城外,而不至于扰乱城内治安,还有如果赈灾,到底需要多少粮食,而这些粮食又如何获得,是不是需要提高赋税。

    对此他们争吵的十分激烈,傅平安却觉得怪怪的。

    百姓不是在受苦么?他们不在乎百姓么?

    哦,他们有在在意百姓,但仿佛更在意的是城内的百姓,更在意的是他们的“正常”生活会不会被影响。

    现实中争吵了两天之后,弹幕也开始争吵起来。

    一个叫“月出东山”的人突然出现,质问傅平安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大臣如何治理蝗灾,她明明是皇帝,如果提出了治理方案,大臣总会去做,不知道在犹豫些什么。

    【月出东山:你的犹豫在导致成千上百人死亡,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傅平安非常惊慌,她必须承认,之前她虽然隐约意识到,但并没有那么清晰的认识。

    但也有人为她说话——

    【失眠的一天天: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

    【万万想看月亮:现在还不到时候,必须藏拙,对待太后,最好一击即胜,不然可能会引来猛烈报复。】

    【月出东山:都像你们那么胆小做什么皇帝,皇帝当然要有魄力,还从零开始做皇帝,是永远准备在零的阶段了么?这次提出一些建议,还可以在大臣中刷一下存在感,有时候冒险是必须的。】

    【万万想看月亮:我只能说还没到能冒险的时候,十八岁身强力壮时去冒险,和十岁还是个稚儿的时候去冒险,是两个概念。】

    【月出东山:但也可以说,你需要在朝臣中有存在感。太后当然会忌惮,但是这是值得的。】

    【月出东山:只要你有朝臣的信任,你就可以重新夺回权力,不要怕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