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76章

    虞知瑶的提议,  咸鱼组非常快乐,兄控时樾和怕死致力于逃生的花花也十分开心,只有卷王组心情复杂。

    不过是卷王组在外忽悠咸鱼们答应的,  于是最终也默默接受了长见识并且迅速逃跑一说。

    进来历练任务的目标与头一回不同之后,  所有人的心态竟都奇异地放松了下来。

    令修和纪芙都觉得神奇。

    意识到任务能做就做,  遇到危险就跑后,虞知瑶和洛云野那股子爱咋咋滴的咸鱼气息不知不觉又冒出来了。

    六人目前不知道自己落于何处,  正准备用隐匿符贴着墙角行走时,  前方拱门的方向渐行渐近传来一阵铠甲沉重摩擦,  脚步踢踏的声音。

    洛云野迅速燃起六道隐匿符篆,  接着大家便齐齐扭脸,  分两队三人,  紧贴自己右侧宽阔的长廊,  收敛气息,  如鬼魅身影般悄无声息地游过去。

    众人见门便悄悄钻进去。

    不时能碰见在地宫中巡逻的黑甲魔修,还有一排排垂着脑袋,双手捧案,  疾步行走的侍女。

    隐匿符的效果还算不错,他们遇见人就紧贴墙壁撤回去,再往另一个方向跑。动作机敏之下,  六人小队暂时还没有被发现。

    众人跟转迷宫似的,在地宫里兜兜转转许久,终于在钻出一座拱门时,  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台阶隐隐约约透进来几缕光线。

    六人凑着脑袋开始传音商量。

    最终,出于队伍里藏有魔修,  可以蒙混过关的考虑。时樾和令修在最前,  随时准备拿刀拿盾,  虞知瑶一个剑修在后面保护三人。

    大家顺着长长的台阶快速向上,外面天光笼罩的范围越来越大。

    攀登至台阶尽头时,时樾与令修悄悄探头出去,四四方方的出口外并没有守着人。

    入眼似乎是一片极其荒凉的院子,荒草丛生。枯黄的杂草丛中,只有唯一一处亮色。

    那是两棵开着大朵大朵火红色花朵的大树,嫩绿枝叶扶疏,仿佛院中所有旺盛的生机都汇聚于此。

    红花娇艳,绿叶繁茂。

    两棵树之间,系着一个很漂亮的秋千,夹杂着无数雪白的羽毛编织而成,秋千上正坐着一个姿容绝艳的红裙少女。

    少女此刻正垫着脚,脚尖点点地,便开始小弧度地前后荡着秋千。

    她一只手扶着秋千绳,另一手屈起的手指轻抵着下颌,那双流光溢彩的眼眸正兴味盎然地望向他们这边。

    时樾一个激灵,体内血脉隐隐有所触动。

    两人纷纷低头,与后面的人递了个眼色,示意大家严阵以待。

    既然已经暴露,六人便一一从出口跳出来,暗暗准备对付这位身份不明的少女。

    时莹瞧着从她地宫陵墓中出来的这几个人族,还有两个她从未见过却拥有魔龙血脉的孩子,眼中兴味更深。

    她自然能感觉到他们的警惕,先发制人道:“你们是谁?为何会闯入我的地宫陵墓?”

    少女嗓音娇俏,带着一股子天真烂漫的味道。

    地宫陵墓这四个字,顿时让大家警惕的目光中掺杂了一点可惜与怜悯。

    虽然他们看不见少女的骨龄,但看着如此天真烂漫,想必年纪也不大。还能给自己建造这么大的地宫陵墓,估摸着是个得宠的魔族公主罢。

    可惜是个早夭儿。

    时莹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见他们在她的质问下竟敢不说话,便伸出葱白的手指,指头上环绕一缕魔气,轻点不远处的洛云野和时樾。

    “咦,你们……”

    时莹面上露出惊讶:“你们怎会是有我一系血脉的子孙?”

    此刻,水镜外。

    浓郁的黑色魔气充斥着清澈水镜,而在画面里时莹使用魔气后,彻底卡机。

    众人只能依稀看见水镜里,时莹的嘴巴一张一合,却听不见任何声音。

    下一刻,水镜便发出卡滋卡滋两声,然后画面剧烈抖动两下,似乎在做最后一番顽强的挣扎,可惜结果不如人意,直接黑屏。

    土灵峰峰主急得一拍大腿:“方才是怎么回事?那大魔王用魔气究竟对我的懒苗子做了什么?难道是要杀了不成?他们怎么还不出来?”

    火啸宫宫主直接鬼哭鬼嚎:“我的白羽啊!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

    除魔镜迟迟没有传送出来的消息。

    大家急得都快要对镜空流泪。

    明霄尊者倒是一如既往地淡定,甚至还从储物戒里取出之前逆子给他的青梅干。

    他试着吃了两颗,滋味出乎意料的不错。

    水镜从黑屏之后,不消多时又开始滋滋啦啦。众人齐齐趴在水镜上,耳朵紧贴过去,似乎是试图从里面滋滋啦啦的声音里听出一些有效人声。

    下方水镜的位置挤满了人,没空位后,云境圣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