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四、父亲

    “我拜托你,谁让你把我的电话号码给她的。”

    李默语气冷漠:“我跟她分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没说你呢。”

    “我也不想啊。”

    雷林的声音顿时弱了下去,内心充满苦楚。

    对方借过他钱,是他的债主来着。

    债主找他要一个电话号码,他哪敢拒绝啊。

    并且是找借口都不行。

    毕竟都知道他跟李默的关系好。

    “这样,你借我五百块钱,我把钱还给她,我就可以......”

    雷林的话还没说话,就听到电话那头的李默笑了。

    还是一阵嗤笑:“小林子,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啊。”

    “这么不要脸的理由,你居然能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不借就算了,我挂了。”

    雷林气急败坏的打算挂断电话:“要不是看在你今天生日的份上,我就得好好说你几句了。”

    “那我就谢谢你的嘴下留情了。”

    李默说完,没等对方开口,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对方想说什么其实他也知道。

    无非就是陆嘉慧有多好,之前她有她的苦......

    是啊,对方确实不错。

    无论是身材长相甚至是才华,她都比一般的普通女孩优秀太多。

    这,也就是当初李默轻易答应对方的追求原因。

    特别是家庭身世。

    一个家里曾经有矿,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矿主。

    一个家里只有薄田几亩,是穷困潦倒的老百姓。

    ........

    翌日清晨,李默正在家门口吃早餐的时候。

    李席带着她女儿李灵从远处走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袋子干花生。

    “小默,刚吃早餐啊。”

    “是啊,席叔,你吃了没。”

    面对李席的热情,李默也是笑着回应。

    “我们吃过了。”

    李席笑着点点头,然后对旁边的李灵喝道:“看到你默哥也不叫了,变傻了啊。”

    “默哥。”

    李灵脸色有点别扭的小声开口。

    对方只是个专科生而已。

    而自己,可是本科生。

    等自己毕业了,肯定能比他混得更好!

    到时候看父亲还要不要自己叫他哥!

    “席叔,你进来坐,我去给你倒酒。”

    李默冲李灵微微点了下头,然后继续对李席主动招待。

    “好,好。”

    李席笑着点点头,然后跟着李默进了屋。

    李默把碗里的米豆腐几口喝完,然后一边朝后院叫了声爸,一边到一旁的楼梯下去给李席倒酒了。

    “你来就来,还带花生干嘛,我家里有......”

    没一会,李父洗了个手从后院走了出来,看到李席拿着花生过来后一脸诧异。

    “我这是拿给小默在路上吃的,而且这是我河边那土种的花生.....”

    两人说说笑笑的时候,李默已经把米酒端了过来,放在李席面前开口说了一句话后,就转身拿起自己的碗朝后院走去了。

    “妈,我说了你别弄了,这天这么热,路上要那么久呢。”

    一进到后院,李默就看到李母正在处理一只土鸡。

    “你放车里啊,你车里不是有空调么,而且你不是还在你买的冰箱里弄了些冰.....”

    李母一边说着话,一边动作飞快:“好了,你去收拾你的东西吧,妈这些东西会给你准备好的,要不了多长时间。”

    “好吧。”

    李默满脸无奈,把自己的碗洗完放好之后,就转身去了自己房间。

    “钱还是不够用,这取了一万块钱就剩下两千多了。”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李默先是简单的收了下自己行李,然后才打开那个有些年头的旧柜子抽屉。

    里面,看似还有不少钱,但其实少得可怜。

    他回来的时候取了一万块钱,然后给外公看病花了几千,买个一般的冰箱花了一千多。

    本来还想把家里的黑白电视换成彩电的,但是父母不肯。

    李默只能让人弄了一根有线的卫视天线。

    “这房子还没弄呢.....”

    李默抬头四处看了看自己的房间。

    斑驳成灰的墙面,某些角落处甚至因为多雨天起了霉块,地面更是因为没有用水泥而造成的凹凸不平。

    可以说,这就是眼下大部分农村房子的现状。

    一直到几年之后,在10年左右,李父李母才去找人借钱重新翻新并且弄了个两层楼。

    “这个档口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