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文学 > 其他小说 > 景襄辞 > 第五章 父子对峙

第五章 父子对峙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大齐天子赵德儒便带着大内监常宪与丞相秦谨易和翰林院学士陈子端来到了武英殿。

    可赵德儒抬头一瞧见这座阁楼的牌匾,顿时便愣住了。因为牌匾上的字根本不是武英殿,而是兰亭阁。

    “不是武英殿吗?”赵德儒纳闷地望向带路的常宪。

    常宪这时候也十分地纳闷,心里也是没底,可这就是武英殿啊,怎么会变成兰亭阁呢?

    “老奴......老奴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更从未听说过宫里有兰亭阁啊......”

    听常宪这么一说,赵德儒也十分不解,因为他也从未听说过宫里有这么一个兰亭阁。

    “哈哈哈哈。”只听见秦相一脸笑眯眯地走过来,说道,“看来咱们这位十四殿下还真是醉情山水啊。”

    翰林院大学士陈子端也笑呵呵地接着说,“是啊是啊,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兰亭阁的名字老夫甚是喜欢。”

    赵德儒懵懵地看着自己的这两位爱卿,他听不明白自己的两位爱卿在打什么哑谜。

    “洵之,瑞甫先生你们这是何意?”

    “陛下,找人问问便可知。”陈子端捋了捋胡须笑着应道。

    于是,齐昭帝招了招手,换来了在殿外走廊值守的郎卫,问道,“此处可是武英殿?”

    只见郎卫先行叩拜了天子,随后恭敬地回答道,“回陛下话,此处正是武英殿。”

    “那这是何意?”赵德儒抬手指了指那个刻着兰亭阁的匾额。

    只见郎卫眨了眨眼,回答道,“因十四殿下嫌弃【武英殿】不好听,便在前些日子吩咐工部刻了一块【兰亭阁】的牌匾换上。”

    齐昭帝听得直皱眉头,一方面觉得此乃历代帝王定下的匾额岂能说换就换,一方面又觉得此子行为虽是怪异但却处处透着洒脱,以及对宫礼的不在意,让齐昭帝感到新颖。

    不过碍于皇帝尊严,齐昭帝还是不满地哼了一声,“没有规矩!”同时吩咐道,“去,通报一声,就说朕来了,让十四皇子出来接驾!”

    郎卫听完,一脸为难的表情,支支吾吾地说道,“回陛下话,十四殿下不在阁内......”

    “嗯?”齐昭帝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道,“那朕知晓了,想必十四子定是在宫学!常宪,走,和朕去宫学。”

    说完,便带着大内监常宪和秦相以及陈子端又往宫学的方向走去,只留下郎卫一人在原地念念有词,依稀能够分辨的是,“十四殿下在......在演武场。”

    这端齐昭帝领着一堆人浩浩荡荡地又往宫学去了,要知道大齐的皇子可不好做,几乎每一任大齐皇帝都是好学勤奋之人,对儿子们的课业都十分上心,要求皇子们每篇诗文要读一百一十遍,再背诵一百一十遍直到滚瓜烂熟为止。

    每日卯时起,皇子们都会前往东阁听翰林院侍读学士说课,然后辰时方可用膳,之后变到演武场习武。

    齐昭帝领着两位大臣正走在去宫学的路上,忽而听到了一阵喧哗,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先走到了演武场这里。

    “殿下,殿下,这弩好厉害!射程竟然能够达到五百米!更何况我的精准度本就比上专业的弩手,却也能命中前方的目标!”一位身穿宗卫服的少年咋咋呼呼的叫道。

    “殿下,殿下,这弩叫什名字!我......我也想试试!”另一位身穿宗卫服的少年朝着一位身穿蓝缎妆花彩云长衫锦袍的少年吼叫道。

    “哈哈,此弩名叫乳钉标尺弩,既然这么喜欢的话,你们几个一个一个去吧......”

    “好耶!谢殿下!”

    齐昭帝不由地皱了皱眉,心中在想到底是谁竟敢在宫内喧哗。他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去,没想到走过阁楼的转角,惊愕地看见远处的演武场有一大帮人围在一起哈哈大笑。

    其中一人,分明就是当日东阁廷试提前回去睡觉的第十四子,赵奕泽!

    又仔细地向前看去,发现其中一名宗卫手上仿佛拿着一个什么物品,不可思议的是,在演武场相隔很远的地方仿佛插着很多支箭,【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像是什么兵器一样?】

    齐昭帝心中很是诧异,但他却默不作声,带着乌泱泱的一帮人悄悄走去。赵德儒注意到,十四子身边的一名宗卫手中正拿着一把弩,但是外观上来看,似乎和他见过的弩有些许不一样,赵德儒顿时来了兴趣。

    “咳!”齐昭帝抬手咳嗽了一声。

    此前,无论是赵奕泽还是他身边的五名宗卫,注意力都在前方的靶子和手中的弩上,丝毫没有察觉到齐昭帝此刻就站在他们的身后。如今赵德儒一咳嗽,正对着赵德儒站的宗卫率先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当他们发现大齐天子正脸色不善地站在身后时,几乎吓得飞起,连忙叩地跪拜。

    “拜见陛下!”

    此时的赵奕泽也注意到了他这位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