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 135 章

    诸伏景光究竟经历了什么?

    再一次的经历了自己的死亡之后,  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活着,而且还在琴酒的保时捷里。

    是莱伊开木仓留手了?

    为什么?

    琴酒为什么要带走他的尸体?

    又在他的面前说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话,当时的诸伏景光并不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但是他知道他得离开这里,  不能落到琴酒的手里。

    他强撑着重伤的身体离开了那辆保时捷,  躲在了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地方。

    像是被命运的眷顾一般,  他没有被琴酒找到。

    然而直至后来,他才意识到,  哪里是命运的眷顾,  说到底更可能会是命运的诅咒才是。

    为了莱伊的身份安全,  诸伏景光并不打算出现在众人眼中。

    他回到了长野县,  这种事情告知同样知晓组织存在的哥哥是个很好的打算。

    哥哥知晓身在组织前辈的事情,  有些事情交给哥哥也许是个不错的办法。

    等等,  那么之前的自己为什么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诸伏景光的脑海里想到了好些个办法,  但是在那个时候自己只顾着一个人埋头搜寻证据。

    他的手一紧,  为什么?

    尤其是在想到自己死亡的时候,背后开始发凉,但是他将这种可怕的预感压下来。

    还是先回去看看。

    不过不能直接回去,  得让哥哥想办法来悄悄的见自己一趟。

    因为他并不能够保证琴酒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调查到哥哥这里来。

    毕竟这一次死亡的就是诸伏景光。

    而不是苏格兰。

    然而后面的事情让诸伏景光陷入了极度的恐惧当中,自己给哥哥留下的消息哥哥全部都没有发现。

    有的甚至于发现了之后也完全没有能够领会自己的意思。

    不可能,这不可能,  哥哥怎么可能会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呢?

    这不应该。

    他尝试跟踪哥哥,特地用着拙劣的跟踪技术,哪怕是一次又一次自己差点死在跟踪路上的意外。

    哥哥也半点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存在。

    极度的恐惧和不安的情况下,  他渐渐变得急躁了起来,决定去亲自上门找哥哥。

    然而,  就在当天,  他等在长野县的家里。

    没有等来哥哥,  等来的却是哥哥出车祸的消息。

    最后,人没有大碍。

    但是诸伏景光就是有一种预感,如果自己再继续想要见哥哥,下一次会发生的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因为不想再给哥哥带来麻烦,诸伏景光回到了东京,在路上无意中碰到了萩原和松田两人,擦肩而过,两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诸伏景光:“……”

    他想要张口喊住两人,但是想起哥哥的事情,他有一种预感,一旦自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也许自己不会死,他们会死。

    因为什么?

    是因为诸伏景光已经死了吗?

    “喂喂喂,小伙子,别挡路了。”

    一个老年人用拐棍敲了敲挡在了前面的诸伏景光,诸伏景光回过神来,然后赶忙让路。

    “抱歉。”

    诸伏景光也不知道离自己死亡的那一天究竟过去了多久,这么多天以来,他就像是个幽灵一样游荡在东京。

    他是存在的,却又是不存在的。

    没有人可以认出来他是诸伏景光。

    喝醉了酒的诸伏景光坐在桥边的栏杆上,摇摇欲坠。

    他看着桥下河流湍急的流水,心里多了几分蠢蠢欲动。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零死去了,死在了和组织的最终决战中。

    梦里的哥哥拿着自己自杀时用的手机暗自神伤。

    他是谁?

    他这么问着自己。

    诸伏景光既然已经死了,那么他又是谁?

    摇摇欲坠的身体再加上酒精刺激下产生的死意,慢慢的坠落……

    等等,他没有掉进去。

    良久,他才有了这么一种感觉,手臂被人拉住了,还有一个还算得上气急败坏的活力声音。

    他抬头看过去,只见是一个少年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胳膊。

    “喂喂喂,大叔,你清醒一点啊,我,我快拉不住你了啊!”

    看着少年因为拉着他而满脸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诸伏景光忽然间缓过神来,然后立马借着力气攀上了桥面,哪怕真的要寻死,也不能连累了这个少年。

    “呼呼——”

    黑羽快斗直接一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