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讨公道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件事说来话长,而且很多事情我的印象不深,让大宝跟你说说吧。”凌沐给村长倒了碗茶,把瘦小的大宝抱在怀里坐下说。

“无妨,大宝是个汉子,过早的经历一些事情也好。”

凌沐见村长发话了,虽然无奈,但还是牵着大宝一起去了。

原主的大哥叫凌大金。

他本来不想让大宝经历亲人之间反目成仇的事情,奈何大宝却固执的抱着他的大腿,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他:“小舅,我和二宝、小宝只有你一个亲人,我要和你一起去找坏人讨回我们家的东西。”

“村长,你这是把家里吃的精米都拿来了?这我不能要,太贵重了。”凌沐后连忙拒绝。

村长重重的放下手里的茶碗,脸色难看的站起来:“走!我给你们讨回公道。我就不信,这天底下还没有王法了。”

凌大金家在村北头,他们要跨过半个村子。

村里平常人家更是一年到头只有秋收那会儿能吃上一顿精米。

凌沐一听人立马精神了。

村长听到凌沐口齿伶俐有点愣神,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敢确定这就是沐哥儿。

凌沐愣了一下,精米在村里可是稀罕物了,就连原主二哥家没出事前家里也很少能吃上精米。

“没错,村长你要是不信可以跟我去镇上宝莱酒肆打听打听,那是我二哥夫以前送酒的酒肆。二百两银子是他们东家看在我二哥夫是因为给他们送酒出了事给的抚恤金。还有一百两是我二哥一家这些年的积蓄。”凌沐怕村长不信,赶紧说。

其中还有被村民强行拉来看热闹的拓跋孤。

“不碍事。你病了,多休息才能好。”村长摆摆手,随凌沐进了屋,他把一个布口袋递给凌沐:“沐哥儿,这是一点精米,你拿去煮粥好好养养。”



村长听到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心里更是把凌大金夫夫骂了个千百遍。

走在路上,村里人看到怒气冲冲的村长带着凌沐和大宝往村北头走,有好事的一问缘由,立刻也跟了上来。

“什么?大宝的爹姆留下这么多银子?”村长脸色一变,看着瘦弱的大宝和凌沐,他咬牙切齿:“凌大金夫郎的心真是坏透了,三百两的银子养十个娃都绰绰有余,他居然还天天在村里哭穷,甚至把俩小哥儿送人了。”

凌沐想到家里快揭不开锅了,只好接过村长手里沉甸甸的布袋子,连声道谢:“村长,这米就当是我们借你的了,我晚些去趟大哥家把家里的钱要回来,定会还你的。”

大宝乖巧的靠在凌沐身上把他大舅姆的所作所为悉数讲了出来,凌沐在一边不时补充上一两句。

凌沐提到大哥,村长皱起了眉头:“你跟我说说你大哥和大哥姆到底什么情况。”

看来拓跋大夫没骗他,沐哥儿的傻病是真好了。

村长见他不收,板起了脸:“快收着。我们吃不吃又有什么关系,解个馋罢了。你不一样,吃好点病能好的快一些。大宝还需要你照顾呢,可不能死要面子活受罪。听话,快收着。”

等到凌沐站在他大哥家的院子里时,门外已经快站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