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醉酒 第(1/1)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凌沐边骂边往地上滑,拓跋孤扶着他走了几步,干脆一使劲,把人抱在了怀里,阔步进了厢房,把人轻轻放在了熟睡中的大宝身边。

喝醉了?

凌沐脑子里闪现出他躺在床上抱着拓跋孤的袖子潸然泪下的场景,嘴角抽了抽,他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见拓跋孤要走,还突的红了眼圈。

凌沐口干舌燥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拓跋孤听出他在撵人了,但奈何双脚像黏在地上一样,抬不动腿。

还是那样带着撒娇意味的软糯声音,但拓跋孤却觉得这声音太过空洞和凄凉。

正当他生无可恋的时候,院子里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

“哦,知道了,还有事吗?”酒的后劲有点大,凌沐已经有些站不稳了,他见拓跋孤站在原地不走,不耐烦的皱了皱眉。

随着那一声声的喊疼,他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手攥住了一般,无法呼吸。

贪婪的连喝了好几酒匙,凌沐干脆席地而坐,拿着酒匙慢慢品。

拓跋孤呼吸一滞,下意识的握紧了袖子里的手,镇定道:“走到半路,村长让我知会你一声,他有事要与你商议,让你晚些去他家一趟。”

“黑无常,我好害怕……这个世界太陌生了,我根本活不下去……而且,你知道我有多疼吗?骨头被卡车一寸寸碾碎的感觉你知道吗?太疼了,真的太疼了,我明明那么怕疼,为什么会让我那么疼.....”

“拓跋大夫?你怎么又来了?”凌沐肉嘟嘟的嘴唇带着水光,领口微敞,露出大片如雪的肌肤,腰如折柳的倚在木门上,身形似是不太稳的踉跄了一步。

他下床倒了碗水喝,想到什么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这酒果然有解毒治病的功效。而且喝多了也没有什么不适感,反而越发的精神抖擞。

“小宝啊,你小舅既然还在睡觉,村长爷爷就先回去,晚点再来。”

凌沐躺在床上,眨着带水光的凤眼,一声不吭,也不松手。

凌沐有些抗拒,但奈何在酒精的侵蚀下,身子早就软成了一滩水,不但没挣开,整个人反而蹭到了拓跋孤怀里。

哪知之前一直挣扎推拒的人儿,这会儿却伸出手指紧紧攥住了他长衫的一角,不让他离开了。

“滚开你!唔不用你管。你是辣根葱,想管老纸,出门左转,给老纸爬......”酒意让他恢复了本性,可惜这身体的声音太软糯了,加上口齿不清,竟莫名的带了点童音,半点没有威慑力不说,反而把拓跋孤逗笑了。

拓跋孤敲开他家院门时,迎着扑鼻的酒香,看到的便是凌沐长发垂腰,双颊绯红的模样。

他喉头滚动了一下,伸手扶住往地上滑的人儿,声音沙哑道:“你喝醉了,干脆我替你回绝了吧,你先回房休息。”

凌沐打开门一听是村长来找他,快步出门迎了上去:“村长请留步。让村长见笑了,快进屋喝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