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拓跋大夫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哄了好一会,他让大宝脱了鞋,躺到他怀里,才接着询问。

凌沐打开门,看到门口站了个黑皮肤,穿着长衫青年,讶异地喊了一声:“拓跋大夫?”

拓跋孤点了点头:“刚去佟叔家,给母猪看了高热症,顺道过来看看你恢复得如何了。”

看来这个大哥姆,短时间内是不会在村里出现了。凌沐点了点头,又问道:“拓跋大夫?就是那个黑脸大夫吗?”

他现在急切的想找面镜子,看看如今的长相,想知道是不是和上辈子一样。

“小舅!太好了!呜……”大宝刚止住的眼泪又汹涌起来,抱着凌沐哭得直打嗝。

凌沐尴尬地打了几句哈哈哈,又接着问了一些事情,大宝把他知道的,都事无巨细的告诉了他。

母猪?感情这黑脸大夫,还兼职兽医?

凌沐微笑着摸摸他圆滚滚的脑袋:“嗯,我因祸得福,好了。”

感觉怀里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凌沐便将人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他低头看了看小孩的睡颜,想到他和原主受的苦,心疼的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下了地。

大宝见凌沐不说话,以为他身子还难受,抹抹眼泪乖巧的从他身上爬下来,捧起碗道:“小舅,你别害怕,拓跋大夫说了,你只要醒过来就没事了,再喝几天药就能痊愈了。来,喝吧。”

“那个坏人苛待我们的事败露了,村里的孟阿姆,带着人把他告到了村长大伯那里。没等村长大伯过来,他就拿着钱跑了,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留下。拓跋大夫虽然没有要钱,但抓药要钱呀,我只好把藏起来的房契抵押了,凑了钱给你抓药,不然......”大宝一股脑地把事情说给他听,说着说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圆了眼睛,结巴道,“小、小舅?你不傻了?”

“嗯,是的!不过小舅你要礼貌一点,拓跋大夫虽然脸黑了一些,但他是好人,是小舅的救命恩人呢。”大宝不赞同地纠正道。

凌沐其实不太相信中医,尤其这个拓跋大夫刚刚才说自己

凌沐艰难的咽下苦药汁,皱起眉头,缓了好一会儿:“大宝,你大舅姆人呢?我这么躺着没法干活,他没为难你?”

可惜找了一通,凌沐才反应过来,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怎么可能有镜子呢?他只好拎着木盆去接水,用倒影照一照。可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凌沐顿时觉得有些不妙,但还是尽礼数地把人迎了进来,倒了一大碗茶:“外面太阳这么大,走过来渴了吧?喝水吧。”

大宝努力回忆道:“村长大伯说,如果你醒不过来,就带着村里人去把大舅姆抓了见官。”

这种被依赖的感觉还不错。

“村长来过?说了什么?”

凌沐伸手给小家伙顺着背,安慰道:“小哭包,别哭了,小舅快要被你的金豆给淹没了。”

凌沐看他人小鬼大的样子叹了口气,只能接受现实。

虽然在哭,但凌沐能从他的哭声中感受到欢喜和如释重负,不由得,他也红了眼眶。

拓跋孤像是真的渴了,也不推辞,拿着茶碗喝了个干净,放下茶碗点点头,整张脸上只有漆黑的瞳仁,能让人看出一丝情绪:“把手伸过来,让我把把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