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车祸 第(1/2)分页

[【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明明那水那么浅,水下更是细软的泥沙,他真不知道,这个傻子为什么倒下后就没站起来。

这人他认识,是村里远近闻名的傻哥儿凌沐。

大宝到底还是个孩子,闻言也顾不得逃走的黄脸男人了,流着泪六神无主的抓住拓跋大夫的胳膊:“大夫,你一定要救救我小舅,阿姆和阿爹已经没了,我不能再没了小舅啊。求你了!拓跋大夫,需要什么药我去抓。”

黄脸男人听到动静,慌忙让开了位置。

如果出了人命,不用大宝报复他,明日村的村长也不会放过他的。

夕阳的余晖照在挡风玻璃上,凌沐的眼睛有点模糊,他不爽的扒下遮光板,伸手去拿墨镜,就在这时, 一辆卡车从拐弯处冲了出来,凌沐根本来不及躲闪,直接冲进了卡车底下,砰的一声巨响,小本田如同纸糊一般,霎那间支离破碎。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大宝便转头看向他,原本明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怨恨:“你这个坏人,小舅如果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似乎怕拓拔大夫以为他没钱看病,大宝抹了把眼泪,突然站起身,风一般的冲出了房间,嘴里不断念叨着:“我有钱的,有钱的,拓跋大夫你等着,我这就去把钱拿回来......”

想着即将到手的美酒,凌沐得瑟的吹了个口哨。

黄脸男人被大宝的眼神惊到了,摸索着墙面连滚带爬地出了屋子。

狭窄的盘山公路上,本田小车在夕阳照射下,像一颗发射的炮弹一样拖着尾气疾驰。

这不,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就让他跳上座驾,直奔女儿红而去。

见大夫已经在给少年诊治了,黄脸男人顿时松了口气,他看着小男孩,踌躇了一下,动动嘴唇道:“大、大宝,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你、你在干什么?”凌沐有些惊恐的

过了一会儿,躺在床上的少年突然睁开眼,一脸迷蒙的看着他。

身为一个富三代,凌沐没有别的不良嗜好,唯独对华国五千年传承下来的老手艺——自酿酒,痴迷不已。

拓跋孤顿了顿,举在半空中的银针闪着寒光。

“病人昏迷不是因为摔伤,而是被毒蛇咬伤了肩膀,半边胸膛都变了色,蛇毒已经扩散了,能不能救活,听天命吧。”拓跋大夫没理会屋子里的动静,麻利的把少年的衣服解开了。

拓跋孤任由大宝冲出了门,手里依然有条不紊的给床上的凌沐针灸、放血……

“拓跋大夫,您快来看看我小舅,他在水里摔了一跤,就没醒了。”一个扎着发髻的十来岁男孩满头大汗的领着一个穿长衫的黑影疾步往屋里走来。

与此同时,一个小山村里。

突然,随着院门吱呀一声打开,原本死寂的夜色突然嘈杂了起来。

昏暗的烛光下,脸色蜡黄的男人望着竹床上昏迷不醒的少年,正面露惊惶,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只是轻轻推了一下这个傻子。

凌沐把油门踩到底,随着车载音乐摇头晃脑。

凌沐不及发出一声国骂,便陷入了黑暗。

动作流畅中带着份别样的优雅,可惜除了躺在床上不知生死的凌沐,无人欣赏这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