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楚烨

君可也是去金府祝寿的?”

    于子悉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说这勒阳城这些日子怎么这么热闹,原来是金锋寿辰,我兰雪堂的人遍布天下各地,应该是有人前去祝寿,不过这种热闹的事情怎能没有我。”

    孟宸浩笑笑:“原来如此。”

    “说这些作甚!”楚烨问于子悉,“今晚喝两盅如何?”

    一提酒,于子悉二话不说立刻答应:“好!”

    “不可!”谢之非立马制止他,“师尊不可以喝酒!”尤其不可以跟他喝。

    于子悉睁大眼睛看他,正等着他松口,可半天也没见他有松口的余地,便只能叹了口气,他同楚烨说:“今晚便算了吧。”

    “罢了罢了。”楚烨突然说一句,“你来的正是时候,明日会有好戏看!”

    楚烨留下了这么个不清不楚地话便走了。

    孟宸浩等人看看向于子悉,于子悉耸耸肩:“天色渐晚,各位回去歇下吧,别给老板找麻烦了,徒弟我们走吧。”

    谢之非点点头,跟了于子悉回去。

    翌日辰时,于子悉就将客房内塌上他昨晚拿出来的是软被玉枕收回灵袖里,之后,他便同谢之非离开了客栈,往金府走去。

    金府立处凡界,在金府外面看来,金府与寻常并无不同,但唯有修士知道,金府外面设置了一层结界,将整个金府包围其中,不过这个结界并非复杂至极,它隔绝的就是普通凡人,而若是体内有灵力的修士,轻易便能够进去。

    于子悉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宛若进自己家门一般,丝毫不客气,不过以于子悉的修为和辈分,也没有人敢说他什么,甚至见到了他都要顿步下来同他问好,他们自然也遇到了在客栈碰到的道宗孟浩然等弟子。

    于子悉一一点头回应,他朋友仇人遍天下,不乏能碰上好几个认识的,便回嘴两句。

    “于子悉!”其中有一个人喊他,“前些日子你偷我两坛醉生梦死,我还没找你算账!”

    于子悉顿步去看,有是一个老熟人:“改日改日,不就是两坛醉生梦死,我兰雪堂有的是!”

    于子悉在前面大摇大摆地走着,挨个挑逗着,可就苦了跟在他后面的谢之非。

    谢之非眸色深沉着盯着每一个跟于子悉关系亲近的,他有的时候真的好恨于子悉的好人缘和闲不下来的性子,碰到一个熟悉的都要逗上个一两句才作罢。

    于子悉本就是个招人喜欢的,他容貌绝世,气质脱俗,修为高深,又很会聊闲,是每一个修士梦寐以求的双修对象,本就有不少女修倾心于他,他还要逗上那一两句才行,惹得那两名女修面色通红。

    谢之非眼睛里的神色越发暗沉,他突然生出一股恐怖的想法,他好想把于子悉关在他身边,无论是他的喜乐哀愁,都要只与他一人分享才行。

    金家家主金峰也很快就注意到他,金峰微惊,于子悉的到来让他颇为意想不到,他眼神里带有一丝慌乱,但转瞬即逝,不过于子悉还是捕捉到了。

    金峰回过神来立刻迎上去:“诶呦呦,这不是朝月仙君吗?”

    “金家主,恭贺啊!”于子悉看过去,视线落在金锋身后的随从时顿了一下,不过仅是一瞬间,没有人在意到,于子悉从灵袖拿出来一颗成色极好的雪灵芝,“我乃是代表兰雪堂前来,怎能不拿出来一个像样的贺礼,可不是丢了我兰雪堂的脸面,这可是千年雪灵芝,成色极佳,放在市面上没有上万颗灵石可算买不到的。”

    于子悉此物一拿出,在场所有人眼睛都亮了,包括跟在他身后的小徒弟谢之非。

    金峰也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手,但是他看着那雪灵芝实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这怎么好意思,朝月仙君肯亲自前来,就是给我金某极大的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