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百爪挠心

    于子悉与尘缘仙尊眉头皆蹙着,卓长风这翻话,话糙理不糙,这群人披着名门正派的皮,背后里指不定做出什么猪狗不如的事情。

    于子悉把谢之非死死地护在身后,哪怕一块布角都不想让他露,可谢之非身量实在太高,以于子悉单薄的身量根本挡不住他。

    于子悉坚定道:“仙尊所言,我兰雪堂不认,也绝不会把谢之非交出去!”

    “尘缘仙尊,朝月仙尊,兰雪堂这般作为无异于与整个修真界作对,您二人要三思啊!”其他仙君齐声道,“紫霄仙尊,此子狼子野心,必诛之!”

    紫霄仙尊缄默不言,反而卓长风道:“尘缘仙尊您可听清楚了,那可是与整个修真界作对,这小子在兰雪堂就是个麻烦,对兰雪堂百害而无一利!”

    谢之非垂眸,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突然间,他左手感觉到温软的触感,他顿时明了,那是于子悉的手,于子悉握住了他,他心里那些难过顿时消失殆尽了。

    尘缘仙尊也一时说不上什么,于子悉却上前问向明熙仙君:“按修真界的规矩来,谢之非该受何刑?”

    “按修真界规矩,修士投靠魔族,或魔族心怀不轨藏匿于修真界之中,应受百爪挠心之刑罚,散尽灵力修为,逐回魔域。”

    于子悉颔首,待落地之后,便一撩道袍下摆,朝着尘缘仙尊跪了下去:“谢之非应受之刑,由弟子替代!弟子替代谢之非受百爪挠心之刑,至于谢之非体内有妖魔血所在,怕也不屑使用灵力了,刑罚一过,所有事情将与兰雪堂无关,兰雪堂还是那个买卖消息的兰雪堂,各位若是想喝杯茶,我兰雪堂自是欢迎,或是不想,便请离去,诸位好聚好散,至于我徒谢之非,他回归自由,任何去留与在场所有人无关,包括我!”

    “这……”明熙仙君眉头蹙着,颇为为难。

    “不!师尊不要!”谢之非吼道,“不过是百爪挠心,弟子自己承受,而且弟子明明没有任何错,为何要受这帮人惩罚,师尊不要,弟子坚决不许!大不了通通杀之!”

    谢之非后面这句话说出来,众人一片哗然。

    无数人议论着:“果然是魔族,生性残忍嗜血,这种人坚决不能令其活着,除之而后快!”

    “紫霄仙尊!”于子悉忙道,但他还是跪在尘缘仙尊面前,背对着紫霄仙尊说,“这是本尊最后的让步,不过一切都按规矩来,我徒之过,本尊为人师尊,自是要替之受罚。”

    紫霄仙尊沉默须臾,叹口气,便道:“既然如此,便按规矩来吧……”

    其中有人喊道:“仙尊!”

    “这是早年以前各大宗门的老祖宗亲自商议定下的规矩。”明熙仙君吼道,“尔等有何意义?!”

    此话一出,自是没有人再敢多言了。

    “子悉,百爪挠心之刑不是那么轻易便能承受的。”尘缘仙尊似是叹了口气,他解释道,“即便你如今已经化神,可依旧抵不过百爪挠心之威,它是直接下在体内的术法,灵力无法抵抗,虽未有明显外伤,可那痛苦,不异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弟子身为兰雪堂之人,这些事还是了熟于心的!”于子悉笑着说,随后回手封住谢之非的行动。

    于子悉站在谢之非面前,他笑着,抬手揉了揉谢之非的发顶。

    原来他长得这般快了,他如今都需要踮脚方才能碰到谢之非的发顶。

    谢之非留恋着发顶上的温度:“师尊……”

    “阿非,你长大了,虽然为师没怎么照拂过你,还全都受你的照顾,但你乃是为师唯一的弟子,永远都是!”于子悉语气温和地道,“这一次就让为师为你做着什么吧,你不要怕,为师不会有事,为师不在意你体内流着什么什么血的,为师只知道,你是谢之非,是为师的阿非,是兰雪堂秋水居的谢之非!”

    “不过是区区的百爪挠心,算不得什么,为师在那从来无一生还的黑洞里,连化神期的四十九雷劫都挺过来了,还全身而退,这百爪挠心又算得了什么。”于子悉说着说着神色有些黯然,“此番过后,为师怕是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阿非身边了,但阿非要记住,你是谢之非,不是别的什么人,兰雪堂永远是你的家,你要记住,你生活在兰雪堂,住在秋水居。”

    于子悉说完这些,谢之非的眼里早已湿润,他流下了这么多年来第一滴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于子悉见谢之非那一滴眼泪,心中五味杂陈,这是他第一次见谢之非落泪。

    于子悉轻轻抱了谢之非一下,随后走到楚烨面前,低声道:“一会将他带走吧……”

    楚烨猛地一下抬头,他不可思议地道:“你……”

    于子悉说:“你我皆知,我虽这般护着他,即便是我已经化神,可依旧留不住身有妖魔血的谢之非,他在修真界会很危险,我总有护不住他的时候,或许把他交给你才是最妥帖的办法。”

    楚烨道:“他不会愿意。”

    “他只能这么做。”于子悉说,“他必须活下去,而魔域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