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三人之战

    谢之非刚一动身,便有一只白皙修长,指甲粉嫩,修得圆润漂亮的手按住了他的肩,他立刻就反应过来这只手是谁的,不仅如此,他还闻到了那只属于于子悉清冽的香味。

    于子悉来找他了,谢之非只然大喜,他刚要唤出声,便被于子悉另一只手捂住了嘴,带他往下藏了藏,还传音给他:嘘!别出声,有人来了!

    于子悉一过来,谢之非便无法集中注意力了,他甚至还在正捂着他口唇的那张手的手心上,鬼使神差地舔了一下。

    于子悉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着来人,掌心突然传来湿软酥麻的触感,于子悉立刻瞪大眼睛,不可思议般看向谢之非。

    谢之非丝毫没有忏悔之意,他还眯着眼睛朝于子悉笑了一下,那笑容颇有撒娇之意,令于子悉要训斥的话变成了:休要胡闹,来人了。

    谢之非见好就收,他莞尔一笑,随后朝着于子悉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了一身黑气,阴郁无比的晋华,他不知为何,突然觉得晋华身上这黑气有些熟悉,可他来不及思考,便立刻拽住于子悉的手往一旁躲开。

    幸亏他们躲开的及时,因为他们所躲着的那房顶,甚至是整个屋子,已经变成了废墟。

    于子悉与谢之非已经安然落地,他们恶狠狠地盯着晋华。

    现在的晋华已经恢复他的本性,他见到于子悉二人并未伤到分毫,便有些失落,可算很快,他便讪笑道:“我亲爱的师弟,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近来可好?”

    于子悉恶狠狠地道:“晋华,你背信弃义,大逆不道,师尊好心收留你,你却恩将仇报,叛出兰雪堂,毁师尊一生心血,毁兰雪堂百年根基,你不配为师尊弟子,不配身为兰雪堂弟子,不配为人师尊,更不配你这一身修为!”

    “呵呵,我不配?”晋华笑了一声,吼道,“对,是我不配,那你便配了?他尘缘又配了?他是我师尊不假,救我性命,养育之恩更不假,可他又做到他为师尊的职责了吗?他三个徒弟,明明我才是最优秀,最勤奋,最为兰雪堂考虑的那一个,可他偏偏处处都偏向于你,丹药,功法,甚至是弟子,都是他亲自给你挑的,可我呢?我辛辛苦苦,劳心劳力,可我又得到了什么?外面人人都在传,说我晋华处处不如你于子悉,你于子悉无论走到何处都是最耀眼的那一个!明明你来之前,你来兰雪堂之前,一切都是好好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于子悉,今日兰雪堂变成了这幅模样,也借是因为你于子悉!兰雪堂毁了,你便是兰雪堂的罪人!”

    “你休要胡言!”谢之非吼道,“明明是你嫉妒成性,处处比不上师尊,酿出如此大祸,却还要怪在师尊身上!”

    晋华未回他,他突然抬头看向天空,不知在看些什么,眼角处流下来一滴泪:“那又如何?我如今只是做了一些改变,我便成为了最耀眼的那一个!区区兰雪堂又算得了什么?说不定,待百年之后,修真界的主宰便是我晋华!”晋华说完,便大笑起来,整个人如疯癫一般笑了很久才停下来,瞪着于子悉道,“于子悉,我恨你,更狠兰雪堂,这里是关押我的囚牢,我若得不到它,便彻底毁了它!哈哈哈哈!”

    于子悉蹙着眉,低声道:“大言不惭!”

    话落,于子悉便提剑杀上去,谢之非提刀紧跟着,晋华侧身躲开,双手却握住了这一刀一剑,晋华因手上黑气,惜云和淬火竟然都没能伤得了他。

    晋华原先的实力不过元婴初期,而如今已经半步化神的于子悉和谢之非俩人联手却还处于下风。

    三人过了许多招,速度之快,刀剑已经形成了虚影。

    于子悉与谢之非气息微喘,他二人联手竟然还打不过如今晋华。

    晋华见此场面大笑起来,他道:“于子悉,如何?你打不过我的,这就是你我二人之间的差距,认命吧!”

    “不如你也叛出尘缘的门下,给我磕几个响头,拜我为师,我定教你比他教得好!”晋华顿了一下又道,“放心,我不杀你,前些日子我看人界颇为流行男男之风,修真界男男双修也是常事,世人有些话说得不错,看你这样貌身段,乃是世间绝无仅有,不如你来做我炉鼎如何?行床笫之事时我保证你爽到飞起!”

    这边于子悉尚未做出什么反应,谢之非却已经提刀杀过去,刀刀致命:“竖子休要乱言,我师尊可是你这等小人所能染指的!?”

    晋华从容不迫地躲着:“他扬了扬眉毛,怎么,你师尊那销魂身段,你就不想染指?”

    谢之非怒不可遏地嘶吼道:“住口!”他一边说着一边毫不留情地斩向晋华。

    相反,于子悉倒是颇为冷静,他提醒谢之非:“阿非,凝神静气,他在激怒你,切勿着了他的道!”

    谢之非听到于子悉的声音才冷静了下来,可是他如何冷静也不是晋华的对手,所幸于子悉前来相助于他。

    “吹风残雪”在刀剑相合之时,所发挥之力乃是“吹风残血”的最极致。

    于子悉一个眼神谢之非就明白过来了,俩人刀尖与剑尖一转,晋华顿时察觉到,这俩人的灵力突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