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海战

    韩猛道:“那可不一样,去了我们领地,你可以继续做老本行,也可以让几个儿子当兵参加海蛟军。【神奇阅读】”

    张老汉似乎对当兵有些抵触:“当兵啊,打起仗来可是会死人的。”

    韩猛劝道:“当兵打仗虽说凶险,可我们领地鲜有敌手,平时也没多少仗打。可当兵的军晌高啊,你知道这船上的小伙子每月多少军饷?”

    “多少?”

    “每月一枚金币。”

    “多少?一个金币?”张老汉吓了一跳。

    “老汉加上四个儿子几个船工侍弄一艘大船,运一趟马来回才得三枚金币,你手下的水兵在船上站三个月就三枚金币?”

    “可不是嘛,而且旱涝保收,一年十二个月每月都发饷,绝不拖欠,哪怕不出海都照发不误。”

    张老汉顿时哑了火,蹲在那里吧唧着嘴不说话了。

    韩猛趁机又说:“这还是普通士兵,要是当了官军饷就翻倍。再说又不是整天打仗,等造出了海船,我们就会出海远航,所以我才看重你们渔民对风暴的预知本领。”

    张老汉奇道:“你们还有海船?”

    “现在没有,不过快造出来了。怎么样,听我的,收拾家里的东西,下趟把家搬我们领地去,领地会给你们免费提供房子的。”

    张老汉有些心动,但毕竟还有几个儿子:“我自己也不能拿主意,得回去和几个小子商量商量。”

    “行,搬去了也不是非要当兵,还想跑船打鱼也随便你们。你们村里那些人,你帮忙给问一下,有愿意去的可以来找我,我给他们说道说道。”

    这时,一名护卫跑上甲板,说韩猛的臂章有反应。

    水兵一般只在战斗时才会穿盔甲,韩猛更是如此,所以臂章有专门的传令兵负责看守,一旦有消息传来就及时通知他。

    让士兵派小船把张老汉送回他自家船上,韩猛接通了臂章的通讯。通讯居然是丁晃亲自发起的,这让韩猛惊讶无比。

    要知道丁晃可是留在广陵郡港口的,他们舰队行驶了五天,早过了沙盘与臂章的通讯范围,更不用说两个臂章之间了。

    能接到丁晃的通讯,说明丁晃在他两百里范围内,这让他非常奇怪。

    而通讯内容更让他大出意料,随即又让他热血沸腾起来。

    如此又过了两天,一艘负责巡逻后方的艨艟来报,后方三十里发现不明舰队,数量多达一百余艘。

    到了近海,侦查用的哨船体型太小,根本没法长途航行,负责巡逻侦查的都是艨艟或者斗舰,以艨艟居多。

    韩猛的护卫舰队有两艘楼船、二十三艘斗舰和十二艘艨艟,数量只有对方的三分之一。

    韩猛命令一艘斗舰和一艘艨艟护送装载挽马的舰队继续前进,其它舰只一字排开,在原处等待后方不明舰队到达。

    装马的货船速度很慢,与军舰没法比,如果不留下阻截对方,万一起了冲突,他们要破坏货船自己也顾不过来。

    等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方海面上出现一条黑线,随着时间的推移,黑线越来越粗大。

    在辽阔的大海上,自然不可能面对面喊话询问对方是何来意,但是帝国有通行的旗语,用于船只之间交流传递信息。

    “发旗语,问他们的身份和来意。”

    旗语发了出去,对方未做任何回应,仍在高速接近。

    “哼,一帮找死的蠢货。来人,给前后方发消息,大鱼来了。”

    来的正是纵横天下的水军舰队,楼船、斗舰、艨艟合计一百艘,是他们能拿的出手的全部军力,除了小舢板,可谓倾巢而出。

    当日江自流气急之下拔通了手下电话,让他传自己军令,让水军所有能在海中航行的战船全部出港,尾随运马的船只,在出了广陵郡海域后伺机将对方所有船全部击沉。

    即使对方知道是自己派人做的,没有证据也拿自己毫无办法,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心头之恨。

    纵横天下的海军将领名叫章玉,舰队接到命令后,他马上整军出港,避开丁晃的舰队,悄悄追了上来。

    眼见韩猛的舰队停下来摆开阵势,正合章玉心意。要是对方狠心丢下货船一心逃跑,自己还真不一定能追上。

    水军作战的套路,远距离床弩、投石,中距离弓箭,直到相互接近后接舷近战。

    对方三四十条船,居然敢迎战自己一百多艘船,章玉很佩服对方将领的勇气,但这不代表他会手下留情。

    章玉发出旗语,左右各二十艘船向两边包抄,中间六十艘战船开始稍稍减速,以便给包抄的战船留出动作的时间。

    韩猛穿戴好了盔甲,用臂章传令各船作好战斗准备。

    一架架伏魔弩和群鸦弩被推出甲板,